冼星海: 救起不振的中国使她充满生气

  周恩来在观看鲁艺演出的《黄河大合唱》后,题词:为抗战发出怒吼,为大众谱出呼声!

  80多年前,在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感召下,大批爱国知识青年和艺术家奔赴延安。他们与长征而来的文艺战士、陕北红军中的文艺战士一起歌唱、写作、演戏、作画,为抗日救亡提供了丰富的精神弹药。他们到战斗前线去、到老百姓中去,播撒革命文艺的火种。硝烟弥漫中,延安文艺奏响全民族夺取抗战胜利的凯歌。

  6月4日《新华每日电讯》发表题为《回望延安,溯源红色文艺范儿》的报道。本文摘编自其中的冼星海部分。

  1939年春,刚来延安不久的冼星海就在北门外的鲁艺驻地用六个昼夜完成了《黄河大合唱》的全部谱曲。

  在抗日战争最焦灼的危难关头,这部民族交响史诗激励了中华儿女奋起抗争、保卫祖国的勇气和信心。

  1905年,冼星海出生在一个贫苦渔民家庭。父亲早亡,靠着母亲微薄收入和勤工俭学,冼星海辗转新加坡、广州、北京、上海,追寻音乐梦想。

  彼时,中华大地军阀混战、外敌入侵、民不聊生,24岁的他写道:“学音乐的人啊,不要太过妄想,此后实际用功,负起一个重责,救起不振的中国,使她整个活泼和充满生气。”

  为了精进音乐技巧,冼星海再次远渡重洋求学。在法国巴黎,他穷困极了,几次饥寒交迫昏倒在巴黎街头。

  “在困苦生活的时日,对祖国的消息和怀念也催迫我努力。”“在悲痛里我起了应该怎样去挽救祖国危亡的念头。”“我把对于祖国的那些感触用音乐写下来,像我把生活中的痛楚用音乐写下来一样。”在冼星海的回忆文章中我们看到了这位年轻的音乐家如何顽强地度过留学岁月。

  从法国巴黎音乐学院毕业后,冼星海回国即投身于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歌咏运动。全面抗战爆发,他随救亡演剧二队从上海到武汉,边创作边演出。哪里有群众,冼星海就到哪里去;哪里有冼星海,哪里的抗战歌声就更加高昂。

  1938年,冼星海偶然读到了《抗战中的陕北》一书,顿觉心底明亮。他兴奋地对妻子钱韵玲说:“中国现在已成了两个世界,反动派完全堕落了,延安才是新中国的发源地!”

  文艺工作者一手拿笔,一手持枪,积极投身火热的战斗生活,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擂起战鼓。

  1938年,党创办的第一所综合性艺术教育机构——鲁迅艺术学院成立。同年,冼星海接到了鲁迅艺术学院寄来的全体音乐系师生签名邀请他去任教的信件。

  到延安的第二天,冼星海就开始授课。他白天教课,傍晚经常提着马灯,翻山越岭步行十几里,到延安各处教歌。

  1939年2月,冼星海去医院探望在前线受伤的诗人光未然。两位好友一拍即合,有了合作创作大型音乐作品的念头。

  病床之上,诗人将两个多月以来穿越黄河,目睹船夫们与狂风恶浪搏斗的情景与前线日晚,冼星海应邀参加演剧三队举行的歌词朗诵会。在一盏昏暗的油灯旁,25岁的年轻诗人激情饱满朗诵完歌词。冼星海激动地站起来,上前一把抓住歌词说:“我有把握把它写好!”

  “早春的延安夜里很冷。我们用一小盆炭火取暖,我有时看他写得累了,就煮一点红枣给他吃。澳门平特一肖,那时候延安的木炭还是很缺乏的,夜深人静时,炭火熄了,窑洞里非常冷,但星海的创作热情却比火焰还要炽热!”钱韵玲如此回忆。

  那是个物质条件极度缺乏的年代。除了三四把小提琴外,就是二胡、三弦、笛子、六弦琴和打击乐器。没有谱架,就用木板搭起一个。没有低音乐器,就用汽油铁桶改造成低音二胡。还有用大号搪瓷缸装着20多把勺子制成的新型“乐器”,发出“哗啦哗啦”之声,与管弦、锣鼓配合着合唱,烘托出黄河万马奔腾之势。

  大约一个月后,在庆祝鲁艺成立一周年音乐会上,冼星海亲自指挥100多人的合唱团演唱《黄河大合唱》。刚一唱完,连声称赞:“好!好!好!”不久,周恩来看过表演后题词:“为抗战发出怒吼,为大众谱出呼声!”

  延安鲁艺文化园区管理办公室主任刘妮说:“冼星海在延安成长为一名杰出的音乐家,也从一个爱国的民主主义者逐渐成长为一名忠诚的战士,是思想上的飞跃带来了艺术创作上的新高峰。”

  当时的延安是一座革命的大学校。冼星海阅读了大量马列主义理论专著,聆听作的许多重要报告。理论学习使他“竟发现了音乐上许多的问题过去不能解决的,在社会科学的理论上竟得到解答”。

  1939年6月14日,经组织批准,冼星海终于加入中国。他在日记中写道:“今天就算我入党的第一天,可以说是生命上最光荣的一天。我希望能改变我的思绪和人生观,去为无产阶级的音乐奋斗!”

  一年后,冼星海受命赴苏联,为大型纪录片《延安与八路军》进行后期制作与配乐。那时他的女儿冼妮娜还不到一岁,是冼星海心头最重的牵挂。

  “我常想念着你和妮娜,为着爱,我们更应加倍努力,我们要贡献一切所有,为民族解放、为实现我们的最高的理想。望你珍重,小心爱护妮娜。让我吻着你和她。”

  “你身体好么?妮娜好么?念念!最近有西红柿卖,你可多买一点来食,妮娜也要食一点,这是补血的,而且容易消化。”

  在与妻子的通信中,冼星海对女儿的成长呵护备至。母女二人也在延安等待着他的归来。

  常年的劳累,艰苦的战争环境,使他身染重病。1945年10月30日,冼星海的生命在异国他乡落下休止符,年仅40岁。

  “在抗战烽火中,如冼星海一样,延安的文艺工作者始终将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紧密结合,文艺创作始终与时代主旋律同频共振,成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刘妮说。